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
  •   2月23日清晨,绍兴市殡仪馆追悼厅内,满满的花圈簇拥着哀思。大厅上方悬挂的照片里,依然是那张熟悉的笑脸。

      何旭峰,省国贸集团所属英特集团医疗器械公司的维修工程师。2月20日凌晨,何旭峰的呼吸心跳骤停,此时的他已在防疫医护物资保供一线岁。

      2月20日6时45分,英特医疗器械副总经理吴佩平接到电话,获悉何旭峰去世的消息,心一下沉到谷底。

      直到现在,吴佩平还缓不过劲来。闭上眼,脑海里总会浮现出带着何旭峰等人打篮球、夜爬玉皇山的画面。“他2006年进的公司,是我招进来的。每天笑呵呵的,人胖墩墩,做事勤勤恳恳……真是太突然了!”吴佩平眼眶一红,哽咽起来。

      作为执行全省医用口罩、防护服调的主力军,英特公司肩负着保障防疫物资供应的重要任务。1月22日,何旭峰主动请缨,代表公司蹲点位于绍兴的振德医疗用品股份有限公司,作为第一线操作员,负责收集、装运、发送医疗物资给省里统一收储调配。

      整整一个月,英特公司核心抗疫团队处于连轴转的状态。工作群里,何旭峰每天“打卡”。防疫物资的品种、数量天天在变,不变的是“打卡”时间,几乎都集中在晚上八九时之后,有时甚至是凌晨。

      2月19日,英特物流运输部驾驶员王德辉临时替班,来与何旭峰搭伙。“那天晚上在厂区门口见到何旭峰招手,我看他气色不太好,眼睛有些浮肿。”王德辉回忆说,初次见面的两人站在一起聊天,何旭峰一直喊累,可等到防疫物资从厂里出来,他又最先冲了上去。

      当天晚上7时多,身体不适的何旭峰开车回到位于柯桥区平水镇剑灶村的父母家,这已经是近期难得的一次早归了。父亲热好了晚饭,何旭峰却一点胃口都没有,躺在床上只想休息。

      这一次,他实在太累了。“旭峰是个做事一板一眼的人,每次停车都是笔直笔直的,这次他却停歪了。”何旭峰的父亲告诉记者,发现儿子不对劲,家人连忙打120将他送往医院急救,但终究无力回天。

      每天上午8时多,英特物流运输部驾驶员周立涛会从杭州开车到绍兴,何旭峰则早早就在厂门口等待。为了随时与厂家沟通和确认供需信息,两人常常一等就是一整天。每天傍晚,厂家一出货,何旭峰要把每一类产品梳理清楚,然后和司机一起将一件件防疫物资搬到车上。

      所有的辛苦,何旭峰默默扛着。“女儿给我准备的明天午餐,牛奶、面包、零食,品种齐全。”1月28日,何旭峰在微信朋友圈中“炫耀”,满屏的笑脸表情。

      因为疫情,省经信厅驻振德公司干部李永伟和何旭峰有了交集。李永伟告诉记者,尽管厂家一直在加班加点赶制口罩,可由于人工、原材料、上下游供应链等各种原因,每天生产情况变数太多。大家心里都装着一份必须完成省里口罩调令任务的责任感,压力很大。

      李永伟眼里的小何,热心、厚道,工作负责。有一次来了个特别急的调令,要为即将出征的省医疗队配好防护物资,厂里加班加点配好近30万只口罩待出运,原本拟次日装运,但因情况紧急,大家齐上阵连夜进行装箱、装车,一直干到凌晨三四时才装妥,运回省公司仓库。

      根据英特公司统计,29天里,何旭峰累计从绍兴调运医用外科口罩396.5万只、医用普通口罩284.6万只、医用防护服1480件等。

      “他怎么可能走呢?”至今,何旭峰的很多篮球队队友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。“在篮球场上,我们叫他‘坦克’,擅长打后卫,有时候客串下小前锋,像重型坦克一样碾压着对手。”队友阮杰说。

      从赛场到工作,“坦克”的靠谱有口皆碑。在公司,何旭峰负责售后维修,同事们来找他帮忙,他从不拒绝,经常一个电话就忙到半夜三更。老同事魏海说,单位布置的任务只要交到他手上,每次都是不折不扣完成,毫无怨言。

      “作为一名党员,‘坦克’出马,一个顶俩。”曾与何旭峰一同参与过援川任务的裴国华回忆,2008年汶川地震灾后重建期间,他们不远千里3次开车从杭州前往青川,不分昼夜运送医疗物资和安装医疗设备,并和援川队伍一同开展技术培训,后来还收到了青川县卫生局发来的感谢信。

      2009年甲型H1N1流感大规模流行时,他不顾被感染风险,毅然前往嘉兴市第一人民医院传染病房,帮助安装监护仪设备;在平阳乡镇安装医疗设备,一干就是一个多月;在绍兴陶堰卫生院,他抢修机器一干就到凌晨三四时……